风动一庭花影

王者之师 (2)

写在前面

全职高手原著向
人设属于蝴蝶蓝大大
有私设
感觉有些…包罗?

开始吧。



5

“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小子?”方锐走到那个小男生旁边,男生正操纵着君莫笑一个落花掌吹飞了对手,然后格林机枪扫射,起跳,鹰踏。虽不算压制,但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真的算不可思议般的厉害了。

荣耀二字很快出现在屏幕上,男生起身,恭恭敬敬的伸出手“你好,我叫杨振。振奋人心的振。”

男生长得也算是振奋人心了,大家都知道兴欣的女生质量高条件好,现在他们也可以抱着胸口哭唧唧的说为什么他们的男生也可以那么好看。前有一个痞子帅的包子,一个长了张禁欲脸的莫凡,后有来了个猥琐但白净的方锐,现在又来了个杨振。杨振长得很是清秀,不算很高的个头,大概也就175,6的样子,短短的刘海留在额前,穿着一身运动服,很像刚刚打完篮球下场的邻家大哥哥。
    “不叫前辈,果真是新人啊。伍晨带来的?”方锐握了握他的手,松开后看向了陈果。
     “你好,我叫苏沐橙。”苏沐橙笑盈盈的递了手过去。
     “你好…苏前辈。”少年有些急促,看来刚刚是被方锐吓到了。


     “不用那么客气啦,叫我队长就好啦。”

     “队…队长?”这个惊吓就更大了,他还以为刚刚那个男的才是队长呢,没想到队长是个那么漂亮的女生。

    “开玩笑的,我比你大你以后喊我沐姐好啦。”苏沐橙狡黠的眨了眨眼,走开了。 

     

    还很爱开玩笑,所以不是队长咯?杨振心想。

    “嗯,还不错,手很好看”出来走到网游部的苏沐橙加入了陈果和方锐的讨论。

    “你们在说谁?”魏琛摘下耳机,也加入了进来。 “杨振”陈果回道。 “那小子啊,真是可塑之才。”听到魏琛这个老猥琐这么高度的赞扬,方锐都有些放心了。

     “他什么时候来的?”方锐问。

     “前几天,刚刚高中毕业,今年从十一区里发现的。具体伍晨来解释吧。”陈果恰到好处的退了下来,让伍晨接上,毕竟发现这么个好苗子,伍晨算头功。

    “哦,他刚开始玩的散人,在五十级扛了一个月发现还是过不去挑战于是从头开始玩了神枪,我也是听开荒会长说过这个人觉得这个小子有决心又有信心所以就更是关注杨振,人一到神之领域就带着下各种副本,战绩都特别好,开着君莫笑上过一两次,那些个会长都以为叶神退役了在网游里继续抢boss呢。”

    “伍晨你行啊,那一身装备,你也好意思开到网游里。欺负人嘛这不是,再说了,万一装备给抢了呢。”方锐笑骂。

    “哪里那么傻,不过是走个过场,让他们其他公会的人担惊受怕,然后就换号喊说君莫笑虽然下了,但叶修还在,那boss抢的简直不要太轻松,听到叶修两个字,简直就像把斗志都给他们打碎了一样。至于下线遁什么的虽然不要脸但管用啊。”
  

    果然和魏琛待久了啊,当初那个纯洁的伍晨去哪了去哪了哪了?方锐,陈果,苏沐橙痛心疾首。

    “简直是天才,和他打的那把,要不是我老谋深算都要输了。”,旁边知道事情经过的伍晨和陈果非常不约而同的翻了个白眼。“而且问他之前那个散人不过又转神枪的事,人超平静的说,本来也没想一次就成功,试试积点经验也好,现在拿到了君莫笑,如虎添翼啊,啧啧啧。”魏琛叼着烟,充满了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的语气。

    “人怎么样?”这次是苏沐橙问了,人怎么样这个问题关系到了这个人在队伍里的位置,战术的分配以及他能不能好好的执行团队的命令,这要是个自大的人,以为有了千机伞就天下无敌东方不败了,那谁还使唤的动,谁又还敢用?

    “很老实,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陈果说,“而且…”她故意停顿了一下,老魏的烟都不抽了望向她,就听见陈果说“你们没发现,他长得很帅吗?虽然比不上周泽楷,但荣耀美男前十总进的去吧?”

    “喂喂喂,你跑题了老板。”方锐极其不屑,以为要讲出个什么重点,大家也很配合的等着,结果人家重点在这,这让在场其他三个男人情何以堪。

    “哪跑了?他长得帅又厉害代言就多啊,代言一多,战队就有钱啊,战队有钱你们工资就高了啊,还是说,你不想涨工资,也可以啦,既然你那么坚持的话。”陈果摆摆手,说的干脆的很,方锐被噎到说不出话,只好作罢继续听伍晨说杨振的事。

6
    杨振,是第十一区刚开服时候开始玩的,本来只是打算放松的他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荣耀,结果整天玩游戏成绩自然下降的很快,原来冲刺超一本就变成了二本保底。杨父是做小生意的,忙里忙外没空管这个宝贝儿子,于是把杨妈妈揪心的半死,她省吃俭用全职在家十八年就带出了这么一个儿子,哪知道最后这临门一脚出了错,怪只怪自己当初太信任这个杨振了。 

    话说回来,杨振从小到大真没有什么地方让人不信任的,他很有礼貌,对老师对同学对叔叔阿姨大爷大妈都是和和气气的,周围的邻居都说杨妈妈教出了一个好儿子,不光长得阳光,人也阳光。

     于是,很自然的,杨振说要玩游戏放松,他妈就真当他是去放松的,结果期末成绩一出来,她老人家就懵了。这成绩,是坐了火箭吧,不过人家都是乘火箭往上走,自己儿子倒好,偏偏往下掉,还一副不触底不罢休的架势。

     “儿子,你的成绩不会是玩游戏玩的吧?”事到如今,杨妈妈还是打算和儿子好好谈谈。结果杨振根本不谈,直接坦白,这游戏很好玩,很久没有遇到让自己那么心动的东西了,前面很多年都按着父母的意愿走,现在自己十八了,想按自己的选择走一次,不管对错就算错了自己也不怕,大不了从头开始。

     “可是,妈不想你走弯路啊。”杨母有些急了,玩游戏这件事虽然已经和多年前定义不一样了,不再是不务正业的代名词,但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不走这条路,为什么呢?她也想问自己,也许是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没有办法很快的适应,也许是她觉得丢人,别人家儿子都说考上了什么好大学,进了哪家世界百强,自己的儿子…打游戏?她知道打游戏不一样了,别人孩子打游戏她可以不去鄙视,但她还是不想让自己儿子打游戏。

    “嗯,或许吧,但有些弯路得自己走一走才知道啊。”杨振盯着电脑,里面的那个正在千波湖刷怪的散人叫震玄黄。没什么意思,就是爸爸叫杨震,妈妈姓黄而已。

    一边看的杨妈妈也是气结,很想把网断了,转念一想,家里不能上网就能让他回心转意吗?不会,自己的儿子是个倔脾气吧,家里上不了网他就会去网吧玩游戏,那还不如在家打,至少她还可以看见他,给他做饭吃,她也不想成为一个天天去每个网吧找儿子的心酸母亲。可她也不想妥协,匆匆忙说了句早点休息就回房间了。

    一夜无眠,和孩子他爸聊了很久,最后杨爸爸也说,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很正常,有不能理解的想法也正常,毕竟代沟就摆在那里,抹平不了。而且这事也没犯法,也没人规定一定要上大学不可。最后以身说法,说自己当初不也是个高中文凭,不一样把他们娘俩养的不愁吃穿?孩子的人生,还得他们自己走的开心才好。

    这话一出,杨母没有理由反驳了,自己那点虚荣心和儿子健康快乐的成长相比好像并不算什么。而且,万一成功了呢,自己的儿子,那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啊。

    于是第二天,杨振并不算很惊讶的发现了母亲态度的转变。他的父母对他一向很好,很尊重。从来没有拿过什么父母架子去要求他做什么,之前循规蹈矩的唯诺不过是想让他们开心,现在,他想让自己开心了,于是他热衷于网游,把震玄黄经营的风声水起。课业虽然落下了,但毕竟底子在,一本压线那是一点问题没有,于是杨振小心翼翼地满足着自己和母亲的小小梦想。分身乏术,但他乐在其中。

    神之领域实在太难进了,五十级想进简直就是个神话,又不是人人都是叶修那个天才。自己这个散人虽然也算是厉害了,但武器转换间的冷却却一直没解决,所以慢,出招慢打得也就窝囊,但杨振没有放弃。散人过不去,就换一个试一试,于是又是四个月的夹缝生活,高考完的那个晚上,他同样完成了神之领域的挑战,他并不是十一区第一个进神之领域的人,但他可能是第一个被神之领域会长接见的人,那个人是晓枪,是个枪炮师,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兴欣工会的总会长,伍晨。其实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兴欣有个变态散人,那简直是是所有散人玩家的梦想,如同夜雨声烦之于剑客,一叶之秋之于战斗法师一样。君莫笑,准确的说是手拿千机伞的君莫笑,就是散人玩家心中的神。

     是的,杨振熬过了最难过的日子,回首过去的半年,他简直活得太辛苦,心里的压力与自己的折磨,他并没有如他说的一样云淡风轻,他清楚母亲的期盼与那小小的虚荣,而他做的是用尽全力去保护母亲的小小梦想,他那么辛苦,为的只是母亲在外聊天时神采奕奕的说“我儿子,还好啦还好啦,是啦,没怎么读还考的这样可以了,这个学校也许没那么难考吧。”很傻是吧?杨振也觉得,但他不愿改。

    为什么要那么累呢?他也问过自己,答案可能是当时生活艰难,母亲为了照顾自己成全父亲经营生意而放弃了工作全权负责自己的起居,这十八年,她比自己辛苦。杨振不想道德绑架自己,只是做人,他应该感恩。

    功夫不负有心人,杨振终于是考上了离家不远的某一本,虽然不算很拔尖,但也算是开的了口的成绩,尤其是母亲是实打实的看着自己的辛苦的,现在成绩出来了,杨振长舒一口气就去和伍晨下本了,倒是杨妈妈看着电脑屏幕的成绩单小声的哭了很久。


7
  八月初,他收到了兴欣战队的试训邀请,h市离他家很近,很快杨振就到了,他本以为给自己试训就是当着老板经理队员的面打一场,没想到一来,是个网吧就不提了,还没看到什么老板和经理,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对身边的男生说了句什么,男生那账号卡回来的时候递给他说“用这个试一试吧”
    “哦,好。”杨振接过卡,想在大堂找一个位置上机,却被身边的人拉住了。

    “兄弟,你可真是急性子,咱去楼上训练室。忘了介绍了,我是伍晨,那个是咱老板,就是战队的出资人。”伍晨指了下陈果,陈果矜持的笑了笑。

    “哦”杨振应了应,他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了解,只是试训吧,还不知道试的是个什么呢。结果在刷卡登陆的时候他惊呆了,真的是惊呆,他不能说话的像哑巴一样指着君莫笑很诧异的看向了伍晨“我试的角色是君莫笑?”
    

     “对啊,你很厉害啊”伍晨说。他是从第十一区开荒会长口中听说这个杨振的,当时和他还有过一次pk,当时伍晨就觉得此人不简单,吩咐分会长好好留意,结果新年初始,这个震玄黄就再没上过线,这让第十一区分会长共饮江水很急躁,老大派下的的任务,别说留意了,人都没了哪成?于是用尽了各种手段还是没发现,这虚拟的世界里,别人要下线你还真没有半点办法。于是,共饮江水给震玄黄留了一句言就命由天定,没再管了,再然后就是三个月之后,他收到了一个神枪卷耳的好友申请,让他为之一振的是那个人的备注很简单不过五个字,我是震玄黄。

     再然后,共饮江水就告诉了伍晨,连带着把自己找他找了四个月种种辛苦都说了个遍,伍晨笑拍了他的肩膀说了句辛苦了,就去留意这个叫卷耳的神枪了。

8
    拿到君莫笑的杨振特别高兴,有种圆梦的感觉,拿着千机伞变啊变的,开心的不得了,像个孩子终于拿到了喜欢的玩具。第一把是和老板打,打得不算很吃力,老板虽然也玩荣耀,但这技术…也就只能当老板了。杨振虽然才拿到君莫笑,但散人他是玩过的,而且玩的很好,如果不是武器冷却的问题他早就大杀四方了,现在虽然才刚适应君莫笑,但套路已经烂熟于心,技能信手拈来,武器转换的越来越好,让一旁的魏琛有些讶异,这也…太厉害了吧?

    这让他也迫不及待的和这小子打两把了,结果杨振输了,输的不算难看,魏琛用猥琐压制住了这个本性纯良的少年,先是猥琐的偷摸来了个六星光牢,迎风布阵逮着君莫笑就是一顿打啊,时间快到之后又极其猥琐的辗转迂回,再之后洞开的死亡之门一下子就把君莫笑不多的血条刷了个干净。

    在一旁看的唐柔有些看不过眼,是赢了,只是这赢得也太不好看了一点。于是自告奋勇,“来,我们打一把”

    寒烟柔出现在竞技场的时候杨振是诧异的,他这半年专心于网游和高考并没有什么时间去看职业联盟周边的东西,只是大概知道一点,比如兴欣有个变态散人和一个战斗力极强的女战斗法师,百闻不如一见,真没想到作风如此彪悍的战法竟然出自这个漂亮的女人手下。

    寒烟柔一点也没有分心,她哪会想那么多,一记豪龙破军就冲上去了 ,杨振有些吃力,但他还是极力的找回状态,他太想进入兴欣了,因为君莫笑。没有别的理由了,打从他玩散人的那天开始,拿着千机伞战斗就成为他每晚最大的好梦。于是他十分专注,先是变了个机械旋翼,借着冲击力就往另一边飞了,他哪是逃跑?他只是在找机会,找寒烟柔下记攻击的突破口,这时候是龙牙了吧?杨振心想。

    君莫笑悠悠然的到了竞技场的另一边,顺手就给了对方一个爆缩式的手雷,龙牙是吗?掀飞的话也没什么用了吧?寒烟柔不躲也不避,带着龙牙就追了上来,接着就是一记圆舞棍,还没等杨振反应过来,落花掌一拍,君莫笑就飞出去了。自己不是放了手雷吗?冲击力呢?被吃了?

    要是唐柔听得见杨振的内心,她绝对会笑一笑说,哦,我开了霸体,但唐柔听不见,她只知道对手是不可能用机械旋翼带着自己绕场跑的,他一定会有动作,于是以防万一开了霸体而已。

    好快以及不可思议,这是杨振唯二的想法。开霸体这事杨振也想到了了,不可思议的是他没有发现中途有任何取消的动作,寒烟柔就那么顺顺利利的杀到了君莫笑面前。实力很悬殊吗?也许有差距,但并不是很大啊,因为这姑娘太暴力了,她一直都在攻击攻击,她是真的觉得自己会被她压制到死一个招都出不来吗?不是啊,就在自己最痛苦的那几个月里,自己也没有低头,死扛着到了今天,自己怎么会甘愿做俎上鱼肉,任她宰割呢?自己也不是一个会轻易妥协的人啊

    遮影步直接开到六个,虽然有点缺陷,但足够了。三段斩立马就跟了上来,强行从唐柔密不透风的攻势里撕开一个口子。落花掌一推,君莫笑就冲了出去,连带着的,是其余五个虚影。

    就这么一个缺口,唐柔就知道不对了,对方好像找到了自己的缺陷,要说唐柔也一直再练防守,只是自己的性格真的很难做到,但她还是去尝试了,进步还是有些的,但相比于安文逸那种准确的稳扎稳打的进步还是很不值一提的。现在自己要倒在这里了吗?又是这里?当然不可以

    傲龙翔天 

   寒烟柔对准其中一个最像君莫笑的真身,转手就又送了一记龙牙,只是这次她再没得逞,龙牙一碰着君莫笑,君莫笑就散了,这是,影分身?什么时候的事?没看到结印啊? 

    唐柔觉得不对了,视线也没转,凭意识的向后一个翻滚,就发现果然真身在这里,要说唐柔也不是全凭意识瞎转,她是思考过的,于是现在,斗破山河,火红的战矛还没有伸到跟前,寒烟柔的手就是一抖,矛尖转瞬而至,不偏不倚正对君莫笑的心脏。

    围观的乔一帆,安文逸,罗辑等人都认为杨振赢了,这机会太明显了,那距离是有问题的,太远了,根本够不着君莫笑,然而君莫笑就那么准确的把握住了这么一个机会,一个烟玉落下,紫色瞬间弥漫,把唐柔的视角毁的那叫一个干净利落。君莫笑在紫雾里发现了寒烟柔,冲上,龙牙是吗?自己也会啊。这个时候唐柔却笑了。

    豪龙破军 


   中了?杨振眼睁睁看着君莫笑被刺在了火红的战矛上,结结实实的,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看不到吧,应该看不到的啊。看不到那就是判断出来的?那…那个空当是假的,是唐柔故意留下来的障眼法?

    求胜心切的杨振傻乎乎地踏进了圈套里,这也是唐柔故意训练的科目之一,留破绽。一个赛季下来,所有人都多多少少知道了这个女战斗法师的软肋就是防守,唐柔故意在防守上留下机会,请君入瓮,再一路打死。这是叶修教的,将计就计。于是现在猎物上钩了,那就别犹豫了,寒烟柔又是一下圆舞棍,荣耀。

    “好…好厉害。”罗辑开口了,却不是说唐柔。这个新人很不简单,他看出来了,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能让唐柔姐手速飙到刚刚那个地步的,除了叶修王杰希黄少天那些顶端大神,除此以外好像就真没有别人了。这么厉害,还是个新人…?这真的就是所谓天赋吧。人比人,气死人啊。

     “小弟说什么呢?谁厉害?”包子询问着进了门,把买来的饮料放在了桌上。就看见大家围着一个不认识的人,而这个不认识的人用的正是老大的君莫笑。“诶,你哪来的?怎么用我老大的号?你自己没号吗?那也不能用我老大的啊。”

    ???杨振一脸懵,自己不是就是来试这个号的吗?不然刚刚是在干嘛?梦游吗?

    “包子,你老大不是退役了吗?这个人以后是接替他的接班人。”陈果解释说。

    “哦,那我要试试他够不够资格。”

    这边杨振还顾不上因为接班人三个字开心呢,就被一板砖给拍着了脸,“哈哈哈,你怎么不躲啊,就你这技术,还想当我老大的接班人?”

    听说兴欣是有一个脑回路跑圈的选手来着,眼下就是这个被叫做包子的人了吧。

    于是不敢马虎,认认真真打了三分钟,终于是靠着小治愈术吊着的那一点血险险的把包子解决了。

    “有两下子,马马虎虎吧。”包子这时已经跳到一边去了,“小弟,我给你买了水…这是唐柔哒,这是冰凉的。哎,多了一瓶,就给你吧”包子把那瓶饮料递给了站在一边的莫凡,莫凡接过,说了句,谢谢。

    什么?“你听见了吗?莫凡刚刚和我说谢谢?”包子拉着安文逸大喊。

  “听见啦听见啦,你再对着我耳朵喊,我就真听不见了。”

    这边陈果已经惊呆了,这人,和唐柔打可以打的她爆发,打包子又能把他耗到死,这人真的很厉害啊,加上还是个新人就如此厉害…未来…她看了伍晨一眼,伍晨回了一个“早说了吧”的表情,陈果回了个“果然有你的”。

    “好了,那个,杨振是吗?你来会议室一趟吧,我们签个合同。”





TBC


好困,大家晚安。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