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动一庭花影

【喻王/王喻】黍离(2)

之前手欠删了文,只好重发…

古风喻王喻

另祝王上生快

————————————


  皇上亲临,这事对于狱卒来说可就非常大了,毕竟这可能他们一辈子唯一一次见到皇上的机会。也是为数不多的能在皇上面前好好表现,争取平步青云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机会。于是各个都更拿出了平时更多的力气,鞭子抽的那些囚犯们连声都不能做。

  “皇上…哪个犯人值得您来这走一趟?这个地方又潮又湿还有鼠蚁蚊虫,可别伤了您的龙体,陛下您要审谁,和奴才们说一声就可以了。”

  喻文州安安静静的听完小狱卒的废话,然后眉眼一弯,问道“天牢里的犯人可好?”

  一句话让狱卒哑口无言,你说这要如何作答?

  说好?这不是废话,这是监牢又不是驿站,好能好到哪去?

  说不好?能让皇上开口问的人,怎么能不好?

  “皇上,奴才和他说了易公公传达的您的圣喻,他还活着没有死。”狱卒斟酌再三,回复的小心翼翼。

  没死就好,喻文州想。毕竟对王杰希来说,这情况比死更难受。

  “朕知道了,你们别跟过来了。”说着一个人往前走去。顿了顿回过头,“如果谁抗旨偷听朕,下场你们可知道?”

  知道,挖眼剖心,挫骨扬灰。

  狱卒们低下了头,不敢往前再走一步。

  其实不过一小段路,喻文州的脚步却极其缓慢,脚上好像没有力气,踩着泥地放佛整个人都往下陷。喻文州断断续续走了许久,拐过一个墙角才看到那个坐在杂草上被拴绑着的人。

  喻文州一步步走向王杰希,他的脸上脏得很,平日里滑顺着的黑发结成了块状背在脑后,唇上的死皮翘起,连那双平日里装满了星辰的眼睛也暗淡无光。

  他原以为自己会恨王杰希,会恨他的不信任恨他把往日情谊抛诸脑后。

  兵临城下什么的,喻文州一点都不怕。他难过的是那些人拿着的是王杰希才能支配的虎符。

  既然王杰希要狠心,那喻文州也做得到。把王杰希关在这样的地方,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举目无亲暗无天日根本没有希望。喻文州知道王杰希不会丧失斗志,所以他直接摧毁着王杰希的自尊,用着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

  做的那么绝,似乎是可以证明自己是恨他的吧,可为什么一见面第一个念头却是心疼呢?

  你瘦了好多。

  喻文州想。

  喻文州把手轻轻抚上王杰希的面庞。王杰希从梦中惊醒过来,看着眼前的人,那人和梦里的少年有着同样一张脸只是眼前的这个人眉宇间的禁锢更深。

  你有什么烦心事吗?

  王杰希想。

  “你终于来了。”王杰希费力的笑了。

  “你还是不打算说吗?”喻文州的手缩了回来,他站在王杰希的面前,语气里满是心疼。

  为什么不说呢?你怎么还不懂?只要你给我一个理由,哪怕是编的一个理由。我就可以打发了那些拿此事做文章的皇亲国戚和满朝文武。只要你说话,我就可以保你。

  我是这个国家的王,是至高无上的威严和权力。在我面前,何人不臣服?何人不跪拜?

  可就算这样也不能让你开口对我求饶。

  我这个皇帝当的,也挺失败是吗?

  “我没什么好说的。国破山河不在,阶下囚一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想死?”喻文州背对着王杰希,扯出了一个悲惨到极点的笑容。

  久久没有听到回答,喻文州回过头“那也别急,等我玩够了,自然不会留你。”

  “你还没折磨够我吗?”王杰希语气淡淡,望着窗外的流云,没有回复喻文州的目光。

  “你认为…你没有在折磨我?”他再次蹲下来,温柔的抚上王杰希的脸,手指摸索过干燥的嘴唇,指腹带着的温度让王杰希有些难受,头一撇,喻文州的手就怔怔的留在空中。

  “你再好好想想吧。”喻文州把下裳沾着的灰尘悉数抖尽。离开之前还不忘叮嘱了句“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瞧不起你。”

  王杰希目送着喻文州离开,直到玄黑色的衣角消失在转角处,直到伸长了脖子再也看不见。王杰希突然就累了,靠在墙上,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他们从前,也是那么相爱。相爱到也曾依依不舍也曾折柳盼留也曾互诉衷肠和心迹。可现在呢?事情怎么就变成这副样子了呢?

  他是没死,可被喻文州这么对待,比死还让他难受。

  王杰希摸上被喻文州抚过的皮肤,手掌贴在那,久久没有动作。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