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动一庭花影

【喻王/王喻】黍离


古风喻王喻  

——————————


  幽暗的地牢里通常聚集着那些最喜阴森的生物,所以常年呆在这里的人或多或少总会有些…歹毒。

  王杰希已经习惯了狱卒的冷嘲热讽甚至大打出手。说实话,他被长而厚重的铁链束缚着,除了忍气吞声苟且度日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更好的办法。他曾经想过很多死的办法,都没有用。

  他绝食,就会有人掰着他的嘴硬把那些让人作呕的,姑且称为食物的东西塞进嘴里。

  他撞墙,对,如果不是因为他某一天撞墙自杀未遂,他也不会被这铁链子束缚着了。

  他甚至会想如果现在有些什么天灾多好。

  可没有,日子一天一天过着。除了日复一日发馊的饭菜和小窗外按时变化的光影什么都没有。

  “你们最好现在就弄死我。”他是这么说的,带着一个亡国之君最后的尊严和骄傲。

  “你当我们愿意天天给你送饭?如果不是皇上金口玉言说了留你狗命,你还能活到今天?”狱卒双手抱拳朝自己右上方拜了拜,然后扔了一块恶心的饼状物到王杰希的跟前,真的就像打发一条无家可归的狗“圣上说了,你若想把这一切讨回来,就好好活下去。”

  活下去吗?

  可这样活下去,和死又有什么区别?

  不,死了至少还有尊严。可现在连尊严都被人践踏。这样活着,真是生不如死。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个画面。

  这是他在这阴暗的牢房里所能感受到的最温暖的事物。可讽刺的是,这画面里的人偏偏是把自己囚禁在这里的那个坐拥江山天下的王。

  “我不会拿你的东西,只要你不喜欢,我就绝对不会碰。”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是那么说的。一字一句字字铿锵,现在想起来都可以感受到语气里的坚定。他牵着马和自己并肩走在广袤的草原上,头顶是湛蓝的天,脚下是葱绿的微草。两人风姿绰约,芝兰玉树。脸上的笑容融进了阳光里,温暖早春还未化尽的冰雪。

  你果然懂我,知道怎样才能让我真正绝望。王杰希苦笑着捡起地上硬成块的馅饼,拍了拍上面的沙土,细嚼慢咽。

  他没有求饶,就算是这样被人当作刍狗的对待,他也没有对任何一个狱卒说过“我有话对他说”或是“你们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他不说也不问,因为他知道喻文州一定会来。

 

  “皇上,”内侍监的太监又来了,规规矩矩的捧着一个雕花红木浅屉,里面摆的是各夫人的牌子。“该就寝了。”

  喻文州从成堆的奏折里抬起头来,一双黑色的眸眼让人看不出情绪,抿成线的嘴唇边似乎挂着笑,但即使这样还是让人觉得压迫,也许这就是不怒自威吧,太监心想,托着木头的手不可抑制的有着颤抖。

  “今夜不用侍寝,你下去吧。”

  “诺。”

  太监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守在门口的小太监出来看了一眼他手里捧着的侍寝夫人们的牌子,那些牌子一个个怎么拿进去的又怎么拿了出来,别说正反,连摆放的位置都不曾变过。“皇上今天又没翻?”

  “可不是?这都多少天了?”

  四十七天。

  这也是王杰希被关押的时间。

  “你说…皇上是不是…”

  捧着牌子的太监打了小太监的头,打的有些重,小太监捂着头忘了刚刚想说什么。太监四处瞥了瞥,好在月黑风高没有人在附近,压低了声音对小太监训道“皇上怎样那都不是咱们说的,咱们做奴才的照顾好皇上就好,以后这些话别再说了,当心祸从口出。”

  小太监连连点头称是。

  内侍监的太监捧着那一堆东西走远了,留下小太监一人站在殿外,雄伟壮观的宫殿只有几盏灯火,在黑夜里显得极其的落寞。天上飘着几朵云,在黑夜里看的清楚,小太监望着天空又望望议事堂里单薄的烛光摇了摇头。小太监有些不懂,为什么皇上拥有了几万里山河天下,三千后宫佳丽却依旧如此劳累。如果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权力,那这权力岂不如同一张废纸毫无价值吗?

  果然帝王的心思还是不猜的好。

  打更的声音从屋外细细传来,已是丑时。

  “皇上,该歇息了。”贴身总管蓝易帮喻文州剪了剪灯芯,有些不忍,又有些怨恨。

  他怨恨的当然不是喻文州,他怨恨的是那个阶下囚,那个曾经在北方开疆拓土威名赫赫的王杰希。如果没有他,皇上怎么会有那么多事要烦心要处理?

  “何时了?”

  “丑时了,陛下。卯时还要早朝,您得保重龙体啊,您的身体乃是国本,万万不可有损伤。您这么多天都这样,奴才心里看了也疼啊皇上。”

  喻文州捏了捏鼻梁,是有些乏了。“行了,”语气带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开心。“替朕宽衣吧。”

  “诺。”蓝易倒是挺开心的,给两边立着的宫女一个眼色,宫女便下去准备了。

  “对了,那个在牢里的人,怎么样了?”

  蓝易站在旁边看着宫女为皇上更衣,眉头紧锁。牢里那么多人,皇上在问哪个?但到底总管就是总管,脑子转的就是比旁人快。能让皇上亲口过问的,也只有在天牢里的王杰希了。 

  “皇上,天牢那个地方…”蓝易没说话了,喻文州也听懂了。天牢那个地方,活人进去不死都得脱层皮。更何况是一个亡国之君,更何况这个亡国之君曾举国之力挥师南下。国仇加上狱卒的怨气,王杰希的处境不言而喻。

  “明天早朝之后,朕去看看。”

  “你不用陪了。”

  “…诺。”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