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动一庭花影

【喻黄】金缕衣 —— 尘埃落定

总算考完了 也总算把悲给圆回来了 

   开个车庆祝一下好了   (并没有车  严肃脸)

ooc属于我    其实总觉得一个人的经历和阅历是可以改变性格的 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一尘不变的事物 也没有一尘不变的人吧 大家都在变  只是变好变坏变多变少而已   我当然不是在为自己ooc找借口啦^_^ 

那就祝大家假期愉快


————————————


(1)

  “我们离婚吧。”其实还应该沉痛的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说些什么你很好,我不想再耽误你之类的话。可黄少天觉得不用多说什么,因为她肯定会懂。而且只要是自己的决定,她总是接受。

  真是个很好的妻子啊,如果先遇见你就好了。黄少天苦笑。

  是因为他吗?

  女孩心里想的他是喻文州。女孩知道这个人并不是因为她也玩荣耀,而是在他们新婚的那个晚上,巫山云雨之后,黄少天睡梦里喊那个叫文州的人喊了一整夜。虽然声音很轻,但她还是听见了。只不过她一直都没有说。

  后来她去查过,喻文州和黄少天真不是个能藏得住的名字。特别是当两个名字摆在一起的时候足够炸出很多蓝雨的粉丝。那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居然那么的了不起,那么的…意气风发。和自己认识的那个做什么都规规矩矩的人截然不同。

  所以…是因为喻文州吗?

  让黄少天只能用尽全力的保护好自己,与生活周旋,甚至都不敢马虎大意。

  女孩觉得,黄少天和喻文州之间一定发生过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她没有问,她什么都没有说。她就一如往常的陪着黄少天,听他说公司里的小事,听他说现在的物价。听他说生活的烦恼。只要黄少天说话,她就安安静静的在一旁倾听,有时也会给他倒一杯绿茶或者拿些小饼干。

  她听黄少天说了很多事

  只是…从没听过他提起过蓝雨。

  也许是真的爱的太痛了吧,所以连提都不能提。

  所以她会那么通情达理的什么都不问。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真的…那么喜欢他。

  可是好像这份爱还不够呢,所以这三年你到头来还是没有忘记喻文州。

  可是…你说的理由是不愿耽误我,那我就那么相信好了。

  “好。”女孩没有再说什么,她还是如同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一样,看着他笑脸盈盈。

  黄少天觉得胸口很闷,不愿意再看着她对自己笑。

  喂,我对你做的事情那么可耻,你完全可以对我发火大骂我不是男人的。

  不要再对我笑了。你这么温柔体贴我也不会爱上你啊。

  “对不起。”黄少天哑着嗓子。

  你值得更好的人…至少他会去爱你。

  而我…已经没有爱的力气了。

  

(2)

  离婚手续办的很快,在民政局门口道别的时候,黄少天也没有回头。

  当然,他更没想到会遇见喻文州。

  喻文州也没想到,难得回来一次竟然会遇见黄少天。缘分未了吗?可他刚从民政局出来…

  “少天?”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吧。毕竟这些年来总是会觉得他就在身边,结果每一次都是黄粱一梦,徒增伤悲而已。

  好久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了,竟然想到出现幻觉了…黄少天苦笑自己的痴情,结果却被身后的一阵喇叭声惊醒。

  没有回头就往旁边让出路来。

  “少天”

  看到喻文州的那一刻,阳光明媚刺眼的很,要不然怎么会那么想哭呢。

  “好久不见了”

  好老套的见面语。可是却找不到其他的话来说了。

  “是啊,你这是…”

  “刚刚离完婚”

  “怎么了呢?”

  为什么不让她继续照顾你呢?喻文州皱着眉头。

  黄少天眼眶发红的瞪着喻文州,自己离婚了让你那么不开心吗?也是啊,如果不离婚的话你不就有理由原谅当年你那些不负责任的事情了吗?

  黄少天勾起一股难看到死的笑容“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

  喻文州的手更紧的握住了方向盘。

  “上车吧,好久没见了,去吃个饭。”

  “不了,不是很饿。”黄少天说着就要往前走,结果却被喻文州拦了下来“上车。”

  明明还是和原来一样平静的语气,为什么自己就会有种一定要这样去做的感觉呢?彷佛只要是出自这个人的口中,自己就会毫不犹豫的服从。

  也许只是真的去吃个饭吧。黄少天想。

  可为什么当喻文州提出要去家里坐坐的时候自己还是答应了呢?

  也许是太想他了吧,只要看着他就觉得满足。

  过了那么多年,黄少天还是觉得只要喻文州站在自己面前哪怕他只是说一句话,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原谅喻文州。

  他可以不计较当年喻文州的残忍,可以不管当时喻文州轻而易举的背弃了诺言。甚至也可以原谅他让自己这六年过的痛不欲生。只要他回来,自己就可以原谅他。

  就是那么没骨气,自己也很讨厌这样的黄少天。

  如果一定需要一个理由的话

  那么…因为他是喻文州。

 

(3)

  家里很干净,看来那位女士打理的很好。

  到处都有生活的痕迹,只是都是黄少天和别人的。喻文州觉得身体有些难受。

  明明以为心已经不会痛了,以为早在黄少天离开自己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碎成了渣,再也粘合不起来了。

  没想到…竟然还是那么痛苦。

  原来你总会把厨房弄的一团糟,然后找我过来帮忙。原来你总是会躺在沙发上吃东西,把沙发弄的一塌糊涂。原来你总是一边抱怨家里乱一边嘟囔着不情不愿的整理,结果整理半天还是那么乱七八糟。

  现在你家里…对啊,是你家…不是我们家。

  “很干净呢。”

  “是啊,她在的时候总是会记得打扫卫生。你要喝点什么吗?上个星期我买了新的普洱,挺好喝的…我去给你泡,还是你想喝其他的?嗯…我记得冰箱里好像还有一些饮料来着。不过不怎么多,但也足够你喝了…”黄少天说着就往冰箱边走。

  “少天,这些年…”

  “挺好的,结过婚。你呢?孩子应该上小学了吧…在北京还习惯吗?那里冬天是不是特别冷啊,会下雪吧?”

  是啊,特别冷。

  你不在身边的日子,每一天都冷的和冰窖一样。连呼吸都扯的肺疼。

  “她骗了我。”

  “嗯?”

  黄少天带回来了两瓶饮料,那是当年他们最喜欢喝的。这么多年了,他还在喝这种饮料吗?喻文州望着黄少天的眼神不可察的暗了下来。

  “哦…当时就挺喜欢喝的。在家的时候她总是不让我喝饮料说对身体不好,可我实在想喝就偷偷买了几瓶。”

  实在想的…不是饮料…是和你在一起的那些个日子。

  可饮料可以偷偷买,你却怎么都见不到。

  “你继续说”黄少天有些局促,他知道喻文州看出来了。本来还想装出一副自己过的挺好的表象,结果他却忘了喻文州的那双眼睛…想要瞒他太难了。

  更何况是那么热烈的情感。

  “她当年给我下了药,逼我和她结婚。我不想结,她就骗我说她怀孕了。”

  黄少天难得的没有接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他还是相信了喻文州。哪怕喻文州是在骗自己,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因为他知道…喻文州不可能骗他。

  “告诉你能怎样呢?”喻文州苦笑了一下。

  黄少天明白了。

  因为没有办法了,只能逼自己离开,走投无路只好期盼他的残忍可以让黄少天心灰意冷的放下。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喻文州从来都会对自己狠心,这次也不例外。

  “我知道她没有怀孕之后就想离婚。可她不愿意,吵架吵到她父母那边。她父母又把压力压到我身上。于是就一直拖。而且…我觉得你会把我忘掉。毕竟我当年…”

  黄少天精神有些不好,他从没有想过原来是这样的,他打断了喻文州对当年的回忆 “那为什么现在又告诉我呢?”

  因为你一如往常的不愿将就。我以为生活会把你改变,可没有。你还是一样的坚持,为了想要的东西渴望的机会执拗的等待。你过得那么辛苦,我又何尝不是?你变了,可又没有变。而且…

  “我很想你,少天。”喻文州说。

  黄少天吸了一下鼻子,他知道这些年喻文州过的可能也不比自己痛快多少。

  他们都没有错,错的是把事情变复杂的那群人。

  那群人让他们错过了六年。让他们以为这一辈子都在不可能如愿的相爱。

  事到如今,又能说些什么呢?

  “我知道。”

  “我们再在一起好吗?”

  “……不可能的。已经…错过了”

  “少天不相信我吗?”

  “没有”黄少天连连摇头,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不是不相信…是不敢相信

  害怕又是空欢喜一场。

  那到时候又要花几个六年才能再次把你遗忘?

  不年轻了,也不敢赌了。

  我知道你受的苦,我知道你爱的人一直是我。这就够了,我已经很知足了。

  喻文州在他失神的时候已经俯身过来。

  “少天…你不想吗?”

  为什么要用那么暧昧的音调啊?为什么要靠那么近?为什么沙发有靠背呢?没有靠背的话说不定还有地方可以躲…

 

(4)

  喻文州看穿了黄少天的犹豫,也看清了黄少天的欲望。

  “没关系的,少天。”喻文州循循善诱着把黄少天的手往自己身下带“你摸摸我”

  感觉到喻文州热烈的意图,黄少天不淡定了。之前所做的所有建设所有伪装都被打成了碎片,心底一阵火迅速撩起很快便扩成燎原之势把他的理智烧的一干二净。

  他现在,只觉得热,难以忍耐的热。

  真的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喻文州已经结婚了,那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当小三吗?

  “不能…不能这样……”黄少天推搡着喻文州,可他已经情动,手脚都没有力气,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是引诱。

  黄少天是真的有心拒绝,就算喻文州不知为何的被烧坏了脑子,自己也要保持冷静的把局面圆回来。

  六年的时光怎么可能说回去就回的去?

  更何况,他们两个都不年轻了,都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去考虑,家庭,工作,生存等等琐事都比情情爱爱重要太多太多。听说不出意外的话,今年荣耀联盟的主席就是喻文州了,这种时候怎么能传出私生活混乱的消息。那样的话…喻文州不就没希望了吗?所以…

  “别摸了…”声音不可避免的因为喻文州的动作有了颤抖。

  真的,停手吧,要不然…我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这是个多好的机会啊,抓住了可能就可以回到原点了,我们可能就能在一起了。你不知道我是机会主义者吗?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

  还是…你在给我创造的机会吗,队长?原来过了那么多年你还是那个会站在我身后帮我找突破口的人啊。

  那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黄少天一边开始回应喻文州的吻,一边开始动手撕扯喻文州的衣服。这具身体,他真的想要太久了。

  双丘被掰开的时候,黄少天甚至都不害怕,他只是想要喻文州赶快的占有自己,让痛感去告诉他这一切是真实的,他和喻文州真真切切的又在一起了。

  “痛…”黄少天呲牙,后话却悉数被喻文州吞进了肚子里。他舔舐着黄少天的嘴唇,那么温柔,可身下的动作却太过粗暴,一下一下顶弄着黄少天的敏感。

  “文州…你慢一点”

  “好”喻文州怜爱的摩挲着黄少天的唇形,却把自己埋的更深,“少天,说爱我。”

  ……

  黄少天没说话,因为他知道说了又怎样呢?不过一夜云雨,晨起就会散的泡影。说了你就可以不走吗?可能吗?不可能。所以黄少天不说话。没有用的事情,为什么要去做呢?

  “说爱我”喻文州已经开始折磨黄少天了。他每一次的动作就刚好擦过黄少天的敏感。黄少天觉得身体太空虚了,想要却得不到的感觉太过扰心,便把腿缠上喻文州的腰腹,更紧密的贴合着喻文州。

  “文州……我难受”

  黄少天的眼睛里起了雾,朦胧一片。想要自己解决双手却早就被喻文州固定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少天…说爱我”循循善诱什么的,真是喻文州的拿手好戏啊。

  就好像多年前那个还是少年的喻文州,在训练营里,对黄少天一遍遍的使用彼时都还不懂的生涩套路。一点点愣是把黄少天的心套了进去。

  对喻文州,黄少天是从厌恶变成崇拜。从不屑一顾到言听计从。而自己内心对喻文州态度的变化,却一直没有注意到。其实在很早前自己就喜欢上喻文州了吧。

  那时候真傻啊。

  现在呢?

  好像只要遇见了你,我就不聪明了呢。

  “…我爱你,我爱你…别玩了”说是告白倒像是求饶。

  听到满意答案的喻文州不再玩弄黄少天,拉起黄少天的腿把自己膨胀的欲望埋进了黄少天的身体里。用力的顶弄着身下娇喘的人,激烈的时候,他还不忘细心的吻去了黄少天流下的眼泪。

  喻文州从不知道,这件事他可以做的那么温柔那么耐心

  因为身下的人是黄少天,所以他才会怜惜吧

  而喻文州也从没想到,会那么爱他。爱的如此刻骨。

  我从不敢幻想有朝一日我们能再见面…可既然再次相遇了…那么哪怕得罪这个世界,我也要把你带回来。

  

(5)

  “离婚吧”

  “为什么?”

  阳光斜斜的通过玻璃幕墙打在木纹的桌面上。咖啡的香气氤氲着女人精致好看的妆容。女人的痛苦被她掩饰的很好,她坐在喻文州对面摆出了讨好般的笑容。只是喻文州终于在时隔六年之后给了女人他最真诚的一面。

  “我出轨了。”

  面对喻文州的坦诚,女人竟有丝哭笑不得,她如今多么希望喻文州能够骗自己,说是因为多年前那些伎俩心生恨意,而不是这样不留余地。

  “你就不怕我把事情捅出去,让你身败名裂?”

  上扬的嘴角,轻快的语气。窗外有年轻的学生路过咖啡馆,看着郎才女貌的两人根本想不到原来女人张嘴说出的话是如此的可怕。

  喻文州看了看他的妻子,只觉得恶心。六年了,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呆了六年可到头来还是这副样子,和六年前一点变化都没有。嚣张跋扈,无所不为但偏偏在人前却是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如果不是当初为了负那个根本不存在的责任,自己怎么会和少天分开六年?

  这六年,每一秒都很煎熬。

  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那杯茶而已。

  “你想要的,我用六年都给你了。你想让我身败名裂的话随便你。”很平静的语调,让人捉不到情绪。

  感情里面最伤人的不是对不起,而是随便你。

  连歉意都没有,只是一种莫不关己的态度。

  一种不爱了放下了管你怎样都与我没有关系的决绝,你渴望着对方的追问期盼着对方的答案结果对方留下的就只是一句随便。转身离开的人绝尘而去,呆在原地只能是被风沙吹红眼睛。

  “随便我?你真大度。”

  大度?

  不,你不知道我多想弄死你。从喝下那杯茶开始。

  “可我记得,当初宣誓的时候说的是一辈子的”

  女人放下了身段,委曲求全不想让喻文州离开。自己是真的那么爱他,所以哪怕用了不该用的手段也想把他拴在身边,为了爱他,她早就疯癫了。

  “可我在你之前就已经和别人许了一辈子了。”

  “我只有这一辈子,是不是应该先来后到一下。况且,你我之间本就是没什么感情的。你对我做的所有的事情,我都既往不咎。你害我和他少的这六年,我也放下可以不去怪你,现在,你只需要签个字。”

  离婚协议书几个字闪着女人的眼。

  她不想放。

  可她真真切切看到了这些年喻文州的痛苦。

  和那个人许了一辈子吗?

  自己的爱…伤害到了他吗?

  可…那又怎样呢?

  “不签”女人一脸玩味的看着喻文州的脸,缓缓露出了一个笑容,手里的咖啡勺搅得咖啡荡起一圈一圈的小涟漪,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尽量把每一个字都用毫不在乎甚至是嘲讽的语气说出来。她说,

  “除非…你公开宣布你出轨了,我才会和你离婚。”

  你的爱…就那么伟大吗?我就要看看,你对那个人许下的誓言值不值得让你这个冷静的人冲动?爱?太渺小了,只要找到比爱更重要的事情就可以逼迫人改口说不爱。

  爱在生存面前…算什么?

  喻文州听闻,笑了。神色平静,眉眼里似乎带了一丝释然。“好,你签字吧。”

  

(6)

 黄少天在新闻上看到喻文州公开离婚并且承认出轨的时候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张着嘴巴就是说不出话来。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去找到他,抓着手机就开始打电话

  “我在门口。”电话那头的喻文州声音还是平淡的,似乎一点都没意识到他掀起的是一场血雨腥风。

  打开门看见喻文州的时候,黄少天几乎快哭出来了。到底是为什么要那么傻,为自己吗?值得吗?

 “你为什么那么冲动?你不是很冷静吗?为什么要做这种决定?”他伸手想打喻文州,想责备他的冒失。但他舍不得。

  事情走到这一步,黄少天很不踏实,但心里却是暖暖的。彷佛自己这些年缺失掉的那块空白被人补回来了一样。

  “因为少天不在身边,我的冷静又有什么用呢?”喻文州圈住了黄少天的脖子往自己的怀里按 不让他看见自己的眼睛 他太累了连情绪也不想再隐藏 那一双黑漆的瞳孔里 终日只是如深潭一样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睛里满满现在都是疲惫和无助

  如果还有选择 那他绝不会走这条路

  但如今 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准确的把那前六年的错都补回来才能让黄少天回到自己身边

  只要你回来 不管多远都可以 你什么都不用做 我可以去接你 天南海北 刀山火海都无所谓 只要你愿意 我就可以不顾险阻的走向你 拥抱你 

  只要你回来 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这么大的人了 谈起情爱的时候总是特别平淡一套看破红尘无所挂念的态度 但只要遇上眼前这个人 所有的规则放佛都不存在了 

  也许从爱上他的那一刻起 自己就输了 

  但没关系 只要赢了你 一切都好说。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都被喻文州温柔的制止了

  唇齿间的交谈根本不用言语,黄少天呆呆站着,一下反应不过来,喻文州也给足了黄少天反应的时间,等到怀里的人开始有动作之后才开始狂风暴雨般的掠夺

  随着吻的加深 喻文州也不再那么柔和了

  两个人的身体很快缠绕在一起 彼此交换着最深处的思念。 

  黄少天的眼前像被一层薄薄的雾蒙住了一样 看着什么都是重影 突然想到了这些年自己所有的悲苦为了他做过的错事 甜蜜之后的痛苦悲愁 期待破碎后的绝望。还有喻文州为了自己放弃的将来,所有的一切都在眼泪里,滑落面庞却被喻文州一点点的吻去了 

  这一切的痛苦,喻文州怎么会不懂?

  黄少天所经历过的绝望,喻文州体会的只多不少。黄少天所担心的事情,他又何尝没有犹豫过?他不是个会显露情绪的人,外表看起来云淡风轻,其实心里早就翻江倒海。离开黄少天,让他真切的体会到了世界的寒冷。

  日思夜想,却抓不到也到不了。

  好在 都结束了 

  对生活,他退让了,他放弃了。放弃了很多东西但那都没有眼前这个人重要。

  “文州,文州”高潮的时候黄少天嘴里只是喃喃着喻文州的名字。那么多年了,终于知道踏实的呆在他怀里是什么感觉了。终于可以那么放肆的在这种时刻喊着他的名字。黄少天觉得很痛,但身体的痛苦很快就被快感取代,心里的痛苦也一点点被喻文州抹平。

  喻文州温柔的回答着那一声声的呢喃,但却每次都顶到深处 两重的刺激完全激活了黄少天所有的感官。

  “我在,别怕”

  黄少天觉得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所谓绕梁三日的天上之音也不过是喻文州此刻带着性欲的这四个字了。 

   而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是紧紧的贴合着喻文州 配合着喻文州所有的动作。这样事情他没有经历过太多,但配合喻文州,不会有人比他更熟悉更精通了。黄少天听着他有些混乱的呼吸承受着他近乎兽化的疼爱觉得生活对他还是不薄的,至少他把喻文州送回了自己的身边。

  欢愉结束之后,喻文州忙前忙后的打点干净上床抱着黄少天。察觉到黄少天还是有些不尽兴,喻文州也很无奈,毕竟今天已经太够了…“先休息会吧,来日方长。”

  被喻文州搂在怀里的感觉真是莫名的心安

  黄少天点点头,面色潮红钻进了喻文州的臂膀里 

  这一觉 真是太久都没有体会过的踏实。

  

(7)

  醒来的时候发现喻文州已经做好了早饭。很贴心的送到了床边。

  不是梦啊。

  我们兜兜转转,终于还是在一起了。

  “文州,你别离开我了。”

  “不可能了。”喻文州笑着说的斩钉截铁。

  风波已起的日子过的并不顺意,喻文州主动给联盟递出了辞呈卖掉了在北京郊区的房子回到了黄少天身边。

  “文州,我可以养你的。”这天闲暇的时候黄少天还是把话题挑了起来。这些天他们过的很幸福,如果没有那些糟心事的话…

  舆论像一张大手把他们压的喘不过气,尤其是喻文州。黄少天离开联盟多年,当日追着剑圣的玩家多多少少也不知何去,黄少天无奈自己的无能为力,又气愤那些人的嘴毒。

  他们说什么的都有,说的极其难听的也不少。于是这段日子黄少天只能不让喻文州碰手机。

  但喻文州好像一点都不害怕。

  整日的脸上还是带着笑,黄少天下班回家就可以看到喻文州还有桌子上准备好的饭菜。

  一切和上一次婚姻没什么不同。

  唯一的不同是

  这里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家

  每次想到这里黄少天心情总是很好。

  喻文州天生适合管理和安排,让他闲着无所事事对喻文州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在家呆着真的挺心疼,但要让他出去承受那些蜚短流长黄少天就更心疼了。

  “好啊,那少天应该会挺轻松的,我吃的不多。”喻文州笑着搂着黄少天窝在沙发上晒太阳。

  “文州你不怕吗?”

  黄少天并没有理会喻文州对自己吃货属性的揶揄,他是真的担心喻文州。黄少天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老了,被生活折磨的畏首畏尾,可喻文州还一如从前的那样子,冷静坦然,从容不迫。

  “你在我身边,我为什么要怕?”

  看来是白担心了,黄少天想。他想到喻文州是从一开始就抱着“赢了你输了世界又怎样”的心态公布的。所以他才会不害怕,因为对这些喻文州早就想到了,也没什么期待,就更别提失望了。这个选择,摆明了就是把喻文州的所有拿出去把自己换回来。

  黄少天觉得身体烤的暖烘烘的,心里也被那个叫喻文州的小太阳晒的暖暖的。于是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感动,更紧的抱住了喻文州。

  黄少天把耳朵贴在喻文州的胸膛上,“嗯,这不有我呢嘛。”

  喻文州笑了,是啊,所以再难再僵的局面我也不会怕。

 

(8)

  排除掉那些糟心的事情,两人的日子过的也算顺意。喻文州住进了黄少天的家里。黄少天每天在客户公司里面忙的团团转,遇到烦心的事就喜欢和喻文州叨叨叨半天。喻文州也时而的提出一些关键的点,每次都把问题解决的漂漂亮亮。

  周末这天两人刚刚吃完饭坐在电视前,黄少天窝在喻文州怀里吃喻文州刚剥好的荔枝。

  “你说我明明吃的那么饱怎么还吃得下去这些东西…你总是这么喂我我会胖死的。你别以为我吃不胖啊…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哎哟,你看这比赛…啧啧啧高英杰和乔一帆,修罗场啊修罗场。哎哟,这个阵开的…话说他们也快退役了吧…这两小鬼…”黄少天眉飞色舞的说着,自从回到喻文州身边以后黄少天也不再压着喜欢荣耀的心情了。有事没事也会关注一下职业圈网游里的事情。

  喻文州微笑的看着比赛,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着黄少天的节奏。不过有一件事也该和他说说了…毕竟搬家怎么说也是挺大的事。

  “我们去北京吧。”

  “嗯?”

  “联盟来了消息,说下届的主席是我。”黄少天听出了这句话里面的释然,没有骄傲,只是轻松。

  他们当然不知道,那份辞呈被主席给扣了下来,谁都没说。所以当几个相熟的手下在群里问他说“喻老大,你怎么旷工啊?现在一堆事你还旷那么久的工这不像你的性格啊……”的时候,喻文州是有些吃惊的。

  喻文州自己都不能断定这场风波会以什么形式收场,他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承认出轨的。可现在…联盟还是把主席的位置给了喻文州。因为没有比他更适合这个职位的人了。而且…几乎所有在荣耀联盟里说得上话的重要人物都不约而同选择相信喻文州。

  叶修叶主任极其仗义的表达了“文州出轨?不存在的,可能只是有人想害他吧。”

  张佳乐副主任也发表了他的看法“文州出轨?不不不,应该是弄错了吧。没弄错?哦,那可能是你的脑子出轨了。竟然相信这种话。”

  蓝雨整个队伍不光是战队还有公会浩浩荡荡一帮人也声明了立场,现任队长卢瀚文更是在赛后的记者会上针对这个问题直接怼了回去

  “喻队出轨吗?这位记者朋友,你放佛在逗我笑。”卢瀚文说,“你们不可能比我还了解他,这些捕风捉影的消息根本不需要在意。至于你说的,这些话是喻队自己说出来的,那他为什么要说这话你有考虑过没有?他背后的事情你了解过没有?没有?那你凭什么说他的坏话,还敢跑到蓝雨的主场来胡说八道。你刚入行吗?你需要我提醒你喻队对蓝雨的贡献以及他对于我的意义吗?”

  分量最重的当属现任主席冯宪君,他很简明扼要的说了三个字“不可能。”

  一堆荣耀里的老人,在喻文州手下工作过的人甚至包括之前和喻文州有过接触的人都十分坦然的表达了这是一场闹剧,而且是有些人别有用心的闹剧。

  因为喻文州不可能做那种事情。

  记者朋友们也很无奈,现在舆论倒向太明显,可话明明是喻文州自己说出来的…事态翻了个个,大多数记者畏于那些人强大的动员能力和明星效应于是下手都变得有轻有重,把话说的十分圆满。也有不愿妥协的,但和大势相比简直无足轻重。更别提那些藏在网络里骂得面红耳赤的人了。

  知道事态发展的黄少天心里很暖。

  这人品攒的,真是不容易。

  突然觉得荣耀真是个很棒的游戏。

  突然就又想玩两把了。

  “文州,我们来pkpkpkpkpkpk…好久都没玩过荣耀了,最近手又痒了,不知道现在网游里还有没有厉害的小剑客呀,你说我黄少天的名头现在是不是已经叫不响了?要说小卢成长的也很好,蓝雨今年势头很猛…”黄少天撑起身体来,玩着喻文州按在沙发上的手。

  “嗯?”还在等黄少天回答的喻文州听的不明不白。

  “赢了就去北京?”

  “没有啊,就只是想玩。去北京?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管他什么北京南京西京东京的。快点快点。你用什么角色?我上次好像掉了一张机械师的卡…”黄少天伸手在沙发的缝隙里摸索着“嗯…找到了,不过你全职都精通应该没问题吧。快点快点。”说着就要把喻文州带到书房。

  看黄少天那么兴致勃勃的样子,喻文州也不好驳他的兴只是…

  “干玩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玩点彩头?”喻文州把黄少天拉下来亲着他的嘴,温柔的摩挲。

  “喂,喻文州。我已经很多年没玩过荣耀了诶,而且我和你不一样,这些年我手速慢了很多的…你这是在欺负我…”

  “少天赢的话,今天我就给少天做你喜欢吃的白斩鸡。”

  听起来不错

  “那你赢了呢?”

  “那今天晚上…可就要辛苦少天了。”

  真…不要脸。

  “…卑鄙啊,那我可一定要赢了…”

  窗外绿荫葱葱,偶尔风穿过树叶,惊动了岁月的铃铛。惊扰了陈年的旧梦。

  细细敲击着键盘的声音融进风里

  和着游戏里热血的音乐

  他们还年轻 

  一如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男儿

  感谢相逢 感恩命运

  从十五岁第一眼见到你,没有料到会与你有如此多的羁绊。

  但好在,十八年之后,历尽千帆,总算是

  尘埃落定。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融进阳光里的眉眼,笑颜盈盈。

 

 

 

  Fin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