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动一庭花影

【喻黄】金缕衣


喻黄退役向

喻黄太甜了
放开我家正副队 让他们自己来…


——————————


(1)

蓝雨俱乐部
“你们有谁看到黄少吗?”卢瀚文吵吵嚷嚷的走进训练室。刚刚总决赛结束的时候人还没有走完,大家都会习惯性的聚在训练室等队长总结之后才会离开俱乐部开始自己的夏休期。卢瀚文就是去喊黄少天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人竟然不见了。
昨天的比赛很精彩,蓝雨十一比七大败微草拿下了第十三赛季的总冠军。蓝雨的庆功宴和别的战队相差无几,无非就是吃吃喝喝唱唱买买。
昨天晚上大家其实都没喝多少,只是职业选手的酒量真是和手速成反比。黄少天喝了三杯就满脸通红的倒在了桌子上,喻文州不动声色的把他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觥筹交错,并没有人发现自己队长的小动作。
然后呢?黄少天醉成那副样子,人事不醒,什么都不知道。结果第二天人就不见了?
他…这算是拒绝吗?喻文州有些烦躁。
“瀚文,少天前天晚上和你说了什么?”
“说了好多话,把我都说睡着了。”卢瀚文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
“那他是不是给你说了很多怎么保护索克萨尔的话?”
看到卢瀚文点头,喻文州的心凉了半截。
原来,这一切你都计划好了?
目的呢?离开我,但是又不忍心蓝雨的队长没有人守护?
真是慷慨,我对你而言,真的只是一个队长吗。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如影随形。
喻文州听过这句话,现在想到只觉得惨淡。
索克萨尔的骑士可以是夜雨声烦也可以是流云只要够强只要能准确的把握机会谁都可以。可是少天,你明不明白我喻文州的骑士并不是谁都可以当的,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个什么东西?我把自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怎么还会不懂我的感情?
还是你懂但你…不想要。
所以你才会今天一早偷偷摸摸的走,一个人都不告诉。这样就没有人可以找到你是吗?
哦,不。你走之前还特意交代了瀚文,真是周全啊。
喻文州的手按按捏紧成拳,嘴唇抿成一条线,脸色有些发白,一句话都不说。
郑轩看着有些心惊,队长,那个总是冷静睿智的队长那个就算在刀光剑影中也会挣扎创造机会的队长,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压力山大啊,黄少走了,队长颓了。
想到昨天选手走廊里的黄少和队长…
他俩之间真的有什么吧。

所以,队长这样是为了…黄少吗?

(2)

黄少天退役并不算突然,作为黄金一代的他早就走到了职业比赛的暮年,更何况卢瀚文也长大了,自己也该退位了。虽然不舍得,但这无疑是对战队最有利的决定。
这个消息,他是第一个告诉喻文州的。
喻文州听到这话,并没有多惊讶,的确,二十七岁的年纪是应该退役了,更何况卢瀚文现在绝对有资格代表蓝雨成为下一个剑圣。
明明道理都懂
为什么那么难受呢?
“那你打算…?”
“哦,我呀。我打算先到处走走,散散心嘛。你说这些年虽然主客场的跑但总没有时间好好逛一逛,现在好容易闲下来了,四处看一看也好。队长你别担心我啊…你别…别这样…”
喻文州伸手抱住了黄少天,这个拥抱…和之前的每一次拥抱感觉都不一样。
原来的那些有鼓励有激动有赞许有安慰但每一次都是浅尝辄止,轻轻拥着就会放开。这次的喻文州抱的特别紧,好像要把黄少天揉进骨血里,好像一松手黄少天就会不见似的。黄少天被勒的说不出话,又不好推搡。毕竟这个人…他守护了十年。
要说没感情,那是假的。
但如果是感情的话,是什么感情呢?
“少天…”
好不容易喻文州放松了点,黄少天便大口大口的呼吸,贪婪的索取着空气。
“嗯?”
“别离开我。”
“嗯???”
“我喜欢你”喻文州终于放开了黄少天,双手固定着他的头,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的特别郑重。
……
这玩笑…太大了。
“队长,你别开玩笑了。”
喻文州的嘴角勾起一股笑容“少天以为,我在开玩笑?”
平静的语气但却不容置疑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喻文州就堵住了他的嘴。
狂风暴雨般的吞噬,仅有的一点清明都散在了风里。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呆呆被他抱着,由着喻文州放肆的掠夺。
“队长…你别这样,让我想想”黄少天还是抓住机会说了出来。
让他想想,让他理一理内心纷杂的思绪。
对喻文州,他到底是习惯性的保护还是内心深处不允许别人对喻文州的欺负。
“好,那这个夏休期我陪少天出去走走吧”得到了答案的喻文州冷静了下来,摩挲着黄少天因为他粗暴动作而发红的嘴唇。
“再…再说,队长我先去训练了。今年一定要拿个冠军,不然退役那么多遗憾…嗯,对,我先走了”
……
他在说什么?
黄少天心里暗暗讽刺自己,怎么一下子自己就变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不就是一个吻吗?
什么叫不就是一个吻??
黄少天抓狂了,怎么办…答不答应…自己喜欢队长吗?好像是喜欢的,喜欢?什么是喜欢?
啊…好烦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为什么那么烦啊。黄少天倒在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在床上滚来滚去。





——————————


临去复习前挖新坑
真是心脏啊╮(╯▽╰)╭

评论

热度(86)